欢迎来到本网站!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事业交流探讨 - 自强自立

在特殊教育中一路修行

发布时间:2020-12-15  来源:本网  点击量:2215

杜华容.jpg

 

大家好,

我叫杜华容,是广元小海龟特殊教育中心的创始人,是一名民盟盟员。我从事教育工作22年,其中普通教育9年,特殊教育13年。

有很多人问过我同一个问题:你为什么会从事特殊教育?

每当有人问起这个问题,我都会说:当您听到“特殊儿童”四个字的时候,您会想到什么呢?今天,我也问问大家,您们会想到什么呢?---同情孩子,替家长难过,我们应该尊重和关爱他们。是的,这是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人,在面对特殊儿童的时候,都可能会有的感受。

可是,特殊儿童,他们最需要的只是同情吗?他们最需要的是教育。因为无论他们有着怎样的残疾,首先他们是一个人。只有教育才能让人,作为人而成为人。普通孩子如此,特殊孩子就更是如此。如果说,一名老师能教普通孩子,叫职业本能的话,那么,一名老师既能教普通孩子,还能教特殊孩子,那叫本事。这样的本事是需要在真实的教育过程中,一步一步修行出来的。

做特教这些年,我完成了哪些修行呢?---生命至上,有教无类,教学相长。

 

我在特教道路上修行的第一课是:生命至上。


2007年,我创办了广元小海龟儿童成长俱乐部,主要是对孩子进行早期的智力开发,也就是我们现在说的早教。在我们的早教课程中,有一种课程对自闭症康复有帮助,所以,我的教育生涯就此与自闭症孩子扯上了关系。

 我教的第一个自闭症孩子,是一名女孩。当时8岁半,基本不会说话,顺了她的意,就高兴,就大笑;不顺她的意,就掐人,用头撞人,撞墙,再不就是歇斯底里地哭闹。大冬天,不穿鞋子,不穿袜子,光着脚丫子到处跑。

刚开始,我不了解自闭症,所以,无知者无畏。当时就想,自闭症不就是不喜欢说话吗?那我就有点耐心,多跟孩子说话,只要孩子说话了,她不就好了吗?

为了教孩子说话,我把卡片撒在教室里,驮着孩子满教室爬。等孩子高兴了,我再捡起一张卡片,来教孩子说话。

大家一定很好奇,为什么要这么费力地来教呢?其实,这就是自闭症孩子的特点:自我封闭,缺乏学习、做事的动机,交往有障碍,情绪有障碍,他们对物的关注,远远超过对人的关注,您也不知道她啥时候就开始发脾气,就开始撞墙。这是我尝试了很多办法之后,孩子不发脾气,还愿意跟我学习的少有的办法之一。

就这样,我一边驮着孩子,一边寻找机会来教她。三个月之后,孩子还真有了一点点进步。她开始一个字,一个字地往外冒音了。比如,每天爸爸送她来上学,爸爸说--“见了老师”,孩子就说—敬个礼。放学了,爸爸说—老师,孩子说—再见。

我教的第二孩子是一个男孩,当时7岁。爸爸告诉我,7岁了,孩子只是无意识地喊了七声妈妈。孩子不会说话,不会大小便,连走路都走不稳。

我把他抱在怀里,从张开嘴巴发“a”开始,一个音一个音,一个字一个字地教。孩子的智力,真的太低了。教孩子认识沙发,我整整教了两个月。从跟着我说“沙”,再到跟着我说“发”,这两个字会说了,但是他说的不是“沙发”,而是“发沙”。教了两个月,重复了千万次之后,他终于会说“沙发”了。

就这样,我一个字一个字地教了这个男孩一年多,他终于能够说一些简单的话语,能够认识自己的爸爸妈妈,能够自己独立上厕所了,于是家长就把孩子送回到幼儿园,半天在幼儿园,半天在小海龟来学习。

有一段时间,这个孩子每次来小海龟上课时,浑身总是湿漉漉的。我最初以为是孩子又不会大小便了,但是我观察之后发现,他知道要到厕所解便。为了查明原因,我就到孩子所在的幼儿园去了解情况。当我在幼儿园的厕所里找到这个孩子时,他正被五六个小朋友围着,往他身上撒尿。他们还一边撒,一边大笑道:“傻子,他就是个傻子。”而我们的这个孩子呢,呆呆地站在那里,连躲闪的能力都没有。

 

我被眼前的这一幕惊呆了,作为一名老师,我感到悲哀,四、五岁的小朋友,居然会这样有恃无恐地欺负一个残疾孩子;作为一名母亲,我很痛心,如果他是我的孩子,我该如何保护他,我又该如何教会他保护自己呢?

那之后整整一星期,我吃不下,睡不好。在幼儿园里所见到的那一幕,总不断地浮现在我眼前。一天中午,我在办公室,哭了整整两个小时,然后做出了一个决定:把几十个正常孩子的学费退了,放弃早教,专心地来做自闭症康复教育。为自闭症孩子们构建一个温暖地学习场所,让他们在小海龟得到应有的尊重、包容、关爱和教育。

有人说,杜老师你真了不起。

其实,我并没有什么了不起,我就是一名普普通通的老师,看到自己的学生被人欺负,我就想维护我的学生。同时,作为一名母亲,我想来保护这些孩子,想教会他们保护自己。

我们每个人究竟以什么样的生命形态来到人世间,这由不得自己决定,但存在即是合理的。一位睿智而善良的母亲曾经这样告诉自己,告诉自己的孩子,她说:自闭症在儿童中的发病率为百分之一。就因为我们成了那百分之一,所以才换来了余下那99个正常的孩子和家庭。

这是我在特教道路上修行的第一课,生命至上。生命的存在方式是多样化的,无论是残缺的,亦或者是健全的,都有他存在的必然。既然有存在的必然,我们就应该敬畏生命,尊重生命的与众不同。

 

我曾经教过一个孩子,有着比较严重的行为问题。他会打人,咬人,推人,甚至在生气的时候,还会摔东西,砸东西。在学校,打老师,咬同学,在公交车上打乘客。有一段时间,他把整个学校搞得乌烟瘴气,鸡犬不灵。如果有哪一天,这个孩子不来上学,全校的老师都会觉得非常轻松。孩子的父母,爷爷奶奶,成天被这个孩子折磨地筋疲力尽,身心俱疲;我们老师呢,也是被他搞的晕头转向,四处灭火。

有一次,他把班上的同学给咬了,被咬了的那个孩子,一家人怒气匆匆地跑到学校,要找我们老师算账。有的老师直接被吓哭了。

面对不了解自闭症,不知道自闭症真相的这一家人,我说道:“如果你们觉得打人能够解决问题,那您们就打我吧。咬人的孩子是无知的,这是自闭症患儿不恰当的一种表达方式。”

那一段时间,不断有家长找我,要求我退了这个孩子。也有老师提出抗议,不愿意教这个孩子。其实,说实话,我不是没有动摇过,每当他把学校的茶几、饮水机摔碎了,把孩子咬了,把老师打了,我都有一种冲动,立马把家长喊来,让他们把孩子领走。但是,每当我冷静下来,我就会想起一句话---“没有教不好的孩子,只有不会教的老师。”碍于老师的面子,也源于自己倔强的性格,我始终没有放弃这个孩子。

为了教好这个孩子,我数次到北京咨询专家,我还自学了心理学,行为学,方面的知识,力争能更准确,更客观地解读孩子行为背后的原因,给孩子制定更为科学、合理的教育方案。我带着老师们,为这个孩子制定了单独的行为矫正教育计划。同时,我还给全体家长做了一系列关于自闭症孩子行为矫正与塑造方面的培训,提高家长对自闭症孩子的认识,提升家长教育孩子的意识、教育习惯和能力。

最终,经过两年时间,在老师,家长的共同努力下,我们终于把孩子打人,咬人的问题基本解决。

 “因材施教”大家都比较耳熟能详,但是,除了因材施教,我们还应该记住“有教无类”。我们无法用一个标准去衡量所有的孩子,也无法用一种结果来判定所有孩子的发展。我们面对的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尽管他们存在着发育上的障碍,但是,他们同样具有很大的发展潜能。

特殊儿童比普通儿童更强调因材施教,就因为特殊教育需要做到“有教无类”!

 

我在特教道路上的第三个修行是:教学相长。

从普教转到特教,当初的想法是:孩子们需要有人来教,有人来保护。我原以为自闭症孩子的特殊教育,是无法实现教学相长的,因为他们真的太弱了,但慢慢地,我发现:特殊教育,更能完美地诠释--“教学相长”。

比如,教孩子说话,当初,我只是简单以为,孩子就是不会开口说话,等孩子会开口说话了,他们就好了。其实,我们有的孩子是先天发音就有问题,也许一辈子都发不了音,说不了话。但是,当我认为会不会发音是孩子们在语言方面,要解决的主要问题时,我就会把大量地精力用来教孩子发音。结果是,我们用力教了两年,这个孩子也没有突破语音的问题。

后来经过学习,我才知道,人要学会说话,是一件非常复杂的事情。当我明白教孩子说话,“不是解决嘴巴和舌头的问题,而是要解决嘴巴和大脑的问题”时,我又开始系统地学习语言学,逻辑学,社会心理学等专业知识,经过五六年时间的学习、实践和研究,我终于为自闭症孩子构建一套适合不同年龄阶段,不同程度孩子学习的语言功能康复教育课程。为来自全国各地的近千名自闭症孩子进行了语言康复教育。最小的一岁半,最大的19岁。他们的语言都在不同程度上有了较大的改善和提高。

从2018年起,我开始到全国各地去做家长、教师培训。通过线下线上的培训方式,服务了30余万家长、和老师。

近年来,不断有从新加坡、菲律宾、香港、澳门等地,带着孩子慕名来广元小海龟学习的家长,也有从北上广深等地专程来小海龟观摩学习的老师。当他们看到小海龟孩子们的康复效果,说的最多的话是“震撼”“叹为观止”。

而每一次,我都会告诉大家—--是自闭症孩子教育了我,是他们让我学会了专注、严谨、用心、坚持。

 

如果说以前做普教老师,我更多时候,看到的是书本、教材、教案,那么,从事特教之后,我更多的时候,看到的是孩子,一个个鲜活但又蒙昧无知的生命。

要在原本贫瘠的土地上栽种庄稼,农夫需要精心地松土,施肥、浇灌、培育;要让蒙昧无知的自闭症孩子变得能够说人话,做人事,有人味,老师需要不断学习,实践,积累和总结。

自闭症康复吗?非常难,难于上青天。自闭症是残疾之王,是不死的精神癌症,是世界未解的科学难题。立足科研,自闭症是冰冷而残酷的;立足教育,自闭症孩子是鲜活,有温度的。

感谢自闭症孩子,帮助我看清楚教育的本质---教育,让人作为人,而成为人!让我体验到了教育最本真的样子---生命至上,有教无类,教学相长!

感谢党和政府,感谢民盟组织,感谢帮助过小海龟的爱心企业,爱心朋友们,是大家无私的关爱和支持,帮助我在特殊教育的道路上不断修行!

谢谢大家!

 

上一篇 下一篇

广元市残疾人联合会版权所有蜀ICP备09004036号-1 川公网安备 51080002000208号

地址:广元市东坝兴安路459号电话:0839-2301201